您好,欢迎来到恒行平台【免费】注册登录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   NEWS
恒行注册登录:“刘波儿和龙傲天”,《喜剧大赛》里的慢热体丨人物

来源:小编  |  发布时间: 2022-11-12  |   次浏览

恒行注册登录:“刘波儿和龙傲天”,《喜剧大赛》里的慢热体丨人物

“刘波儿和龙傲天”,《喜剧大赛》里的慢热体丨人物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开播后,喜剧小组“少爷和我”凭借出色的表现,成了新一季夺冠的热门选手。在第一次登台的喜剧作品《少爷和我》成功出圈后,“刘波儿”和“龙傲天”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再到后面的《警察和我》以及最新一期的《德古拉和我》,让两位演员鑫仔和张哲华获得了越来越多观众的喜爱。

生活中,两人虽然合作时间不长,却早已默契十足,鑫仔肩负内容创作的重担,张哲华则成了鑫仔不可或缺的支撑和灵感来源。二人透露,后续作品会一直沿用“龙傲天”和“刘波儿”的名字,虽然中途他们曾压力很大,甚至开玩笑说“想要退赛”,但挺过了最难的阶段,他们会尽全力追寻自己的喜剧梦想。“少爷和我”的鑫仔(左)和张哲华,因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被更多人认识。 受访者供图初印象安静又不失尴尬的两个慢热体张哲华和鑫仔的相识,还要追溯到《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录制前,主办方米未给所有参赛选手提供了几次匹配的机会,在这样的交流会上大家可以相互沟通、交流,最终组队。几次下来,鑫仔和张哲华都没有匹配成功,直到最后一次,鑫仔带着《少爷和我》的初级剧本,遇到了张哲华,两人相谈甚欢,“哲华当场读本,直接就想了几个梗,我觉得想法都很好,而且我觉得他不是那么浮躁的演员,有什么想法,会先自己过一遍脑子,然后再说出来。”鑫仔回忆,那句“无情的雨啊,就用你那冰冷的双臂狠狠地鞭笞我吧”,就是张哲华当时加进去的。那天,两个人好像就是为了聊这个剧本才去的。而张哲华看到鑫仔创作的剧本后,也特别欣赏鑫仔的才华,“我发现我说的东西鑫仔马上就能理解,而且他也很愿意接受,我当时就觉得我俩特别合拍。”张哲华说。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组成了喜剧小队,并以这个作品的名字“少爷和我”命名小队。鑫仔和张哲华都自称是慢热型人格,最开始组合在一起两个人并不熟悉,节目组还给他们安排了公司最大的一间创排间,“就是一说话都带回音的那种,但是屋里特别安静。”他俩笑着说,当时两人都有点儿放不开,不过现在彼此很了解了,属于不用多说就心知肚明那种,所以依旧挺安静的,“我俩属于安安静静但也不尴尬的那种。”鑫仔评价说。《少爷和我》龙傲天独舞,莫名其妙又非常合理喜剧作品《少爷和我》,是鑫仔参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前就创作的剧本,灵感来自于那些并不是喜剧却令人发笑的偶像剧,又根据少爷和管家这两个身份,结合了“霸总”小说的台词,此外还参考了一些动漫作品。在认识张哲华之前,鑫仔心中的“龙傲天”是略显“油腻”的,后来确定了和张哲华的组合,鑫仔觉得张哲华的气质很清纯,“压油”效果很好,于是两个人又根据张哲华的特点重新定义了“龙傲天”这个人物。“我觉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龙傲天’,我塑造‘龙傲天’时参考的是我很喜欢的一部动漫《在下坂本,有何贵干?》。”塑造“龙傲天”,张哲华一直都想找一个立足点,让角色更立体和丰满,所以他很快就对标到了动漫中“坂本”这个人物上,“再加上我本身也不喜欢很油腻、纯帅的表达方法,所以就总结了一个我心中的‘龙傲天’的表达。”张哲华说。《少爷和我》中,“龙傲天”为“少爷”干掉了200个敌人后“起死回生”。 受访者供图作品中当“少爷”额头受伤后,“龙傲天”跳了一段现代舞,夸张地表达了自己的情绪,这是张哲华特意要求加进去的。“最开始,我就一直想在作品里跳一段现代舞,鑫仔也发愁不知道加在哪儿好。创排中,忽然觉得加在这块儿好像不违和,于是展演的时候试了两次,效果还不错,就有了现在的版本。”张哲华说。鑫仔最喜欢的桥段正是张哲华的这段舞蹈:“感觉莫名其妙,但又非常合理。”而张哲华自己最喜欢的桥段,是“龙傲天”为了“少爷”干掉200个敌人后,倒下的那段,“前面一直都在铺垫,最后翻出一个大梗,我就觉得很爽。”《警察和我》从快乐创排到绝望,差点儿想退赛在“少爷和我”这个喜剧小队中,鑫仔承担着内容创作的重任,从第一个作品《少爷和我》到后面的每一个作品,鑫仔都兼任了编剧的职责。鑫仔日常的创作习惯很放松,有灵感了写东西很快,没灵感的时候也不喜欢逼自己,该吃吃、该玩玩,等有灵感了再动笔。《少爷和我》的剧本是鑫仔和张哲华“磨”了两个月才出来的结果,但参赛期间,节目录制是有时间周期和要求的,剧本创作也有了相应时间上的要求,鑫仔一度觉得自己承受不了,差点儿萌生退赛的想法。“《警察和我》创作得就很艰难,刚开始还是快乐创排,特别高兴,最后离录制还有七八天的时候,忽然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不赶趟儿了。”鑫仔说。从不对劲儿到绝望是一个发展很快速的过程,最后一次展演是节目录制前两天。那天张哲华和鑫仔到了展演现场,俩人却一点儿上台的冲动都没有,“读本就是读不动,也不想演。”最后,当全部小队都展演结束,只有“少爷和我”放弃了这次展演的机会,“就是不想演,当时我俩很绝望。”鑫仔说。从《警察和我》(上图)到刚刚播出的《德古拉和我》(下图),都延续了“傲天”和“刘波儿”的角色名。 受访者供图作为编剧,鑫仔习惯一个人创作,“剧本无非是结构和逻辑,我得自己先想明白,才能再去跟别人说是怎么回事。”但《警察和我》的创作过程中,他在逻辑这块儿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故事既要合理又要好笑,但是合理的部分多一点,就变得没那么好笑,好笑的部分多一点就显得不合理,也就没那么好笑了。”最终,鑫仔摸索出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包袱中把事儿说明白。“还要感谢我们的创作指导和表演指导,我们崩溃后,大家帮我们一点点梳理,就有了最终呈现出来的作品。”最终《警察和我》呈现出来的效果还是比较让观众满意的,大家对“少爷和我”这个组合也多了几分期待。作品中,“龙傲天”和“刘波儿”这两个名字也在后面一系列作品中得到了延续,“从第二个作品《警察和我》开始,我们就发现,这两个名字套进去一点儿都不违和,就一直沿用了。”关于演员和喜剧这条路张哲华喜剧是个开始,但不局限于喜剧张哲华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上学的时候学校经常会排很多传统戏剧,有一次他参演话剧《大荒野》,故事讲述了北大荒时期东北两个孤独老人的故事,“那是个悲剧,但我上去一演,说完台词,台下就开始笑。”这件事并没有打击到张哲华,反而让他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在喜剧上有点儿天赋。在中戏上学时,张哲华就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喜剧特质。 图片来自其微博大学毕业后,正好有一个喜剧类的节目找到他,主要就是演小品,张哲华最终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他也发现自己还挺喜欢喜剧的。再后来,陆陆续续找来的都是有点儿喜剧色彩的角色。生活中,张哲华也是个特别乐观的人,正是他的乐观,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鑫仔这几个月的创作心情。作为演员,除了喜剧领域,张哲华也希望自己能挑战更多类型的角色,“现在虽然是通过喜剧被大家认识的,但我相信,无论什么样的角色,只要我通过自己的表演,把角色立住,大家对我的能力有了信任,就会撕掉标签,敢于给我更多类型的角色。”很快,张哲华主演的喜剧《我不是诗仙啊》即将播出,在剧中他饰演一个“不那么着调”的李白,“希望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觉吧”,张哲华说。鑫仔前澡堂子老板,找到适合接下茬儿的地方鑫仔回忆起童年时期,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幽默的小孩,直到上了初中,他开始接老师的下茬儿,而且总能接得很准。“按现在人的说法就是吐槽吐得非常精准。”甚至在老师眼里,觉得他是一个怪人。他觉得对自己影响很大的就是从小一直都在看的传统小品,尤其对一个东北小孩来说,每年春晚小品,《曲苑杂坛》《正大综艺》这些节目都算是他喜剧路上的引路人。后来上了大学,鑫仔学了财务管理专业,《中级会计实务》,满分100,他能考98分。也是这个时期,他在网络上接触到了国外的喜剧视频,“我发现他们的喜剧逻辑跟我们有点儿不一样,特别新鲜。”毕业后,鑫仔顺理成章地干了三年会计,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实在让他感觉憋闷,于是他辞职开了一家澡堂子,“那个时候就想做点儿小生意,因为可以听自己的,但真的听自己的之后,澡堂子就干黄了。”鑫仔调侃说。鑫仔靠着自己善于接下茬儿的本事,找到了喜欢的工作——脱口秀演员。 图片来自其微博有一次,鑫仔在搜索了当地单口喜剧俱乐部后,大着胆子主动报名尝试讲了一次开放麦,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喜剧储备和接下茬儿的能力有了用武之地,于是这个倒闭澡堂的前老板开始了自己的脱口秀演员生涯。鑫仔表示,目前来看喜剧这条路他会一直走下去,这次参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获得了那么多人的喜爱,更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杏宇官网记者 张坤玉首席编辑 吴冬妮校对 赵琳


上一篇: 恒行注册登录:《我们这十年》举办研讨会,主演王雷白宇帆回味塑造角色过程
上一篇: 恒行平台注册:第35届金鸡奖获奖名单公布,《长津湖》获最佳故事片